追蹤
『TVXQ』주문 MIROTIC
關於部落格
A beautiful angel came down to light up my life.
  • 924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【定律】 Chapter 1

 



『好冷』
戴著厚羊毛手套但雙手還是凍的毫無知覺,兩手交叉的各放入大衣袖口裡想取暖,卻沒起作用,刺骨的冷風迎面襲來,痛的我雙眼睜不開,臉皺的像個肉包子似的可笑。

『死老大,臭老大,白目老大…』
用母語碎碎念咒罵了幾句,發覺咱家的語言還真是好用,隨口一謅都是罵人的話,尤其是福建話,出口成”髒”。
在咒罵聲中有一位婦人剛好經過我身旁,用一雙好奇的眼睛看著我,我尷尬地朝她一笑,用韓語說了句"沒事",她才微笑點頭離開。

又一道寒風夾雜著細雪呼嘯而過…冷得我趕緊縮了縮了身軀。

『motorcycle咧…臭老大』
我都知道錯了,還這樣對我…一想到昨天的的事,雖然生氣但也無可奈何,誰叫他是我老大。

 

『恰北北』

『幹麼啦?』
正急著想把這二天的CASE統整好,手忙腳亂,剛好又有不識相的人搞不清楚狀況,火氣都上來了。

『好兇喔,我怕怕』
男人露出一臉害怕的神情,一邊拍著胸口,慢慢移動步伐,最後站定我辦公桌前。

正在鍵盤上跳躍的手指暫時停下,頭微仰,正視我對面那高大的男人。
『少來了,老大!有屁快放,我很忙』

『忙?誰不曉得妳又要去接機?對吧?我的天天~』
他不急不徐的把我明天想做的壞事一字一字清楚的說出口,我盯著他的嘴型在說到”我的天天”時還特別拉長了音。

『唔…老大…你怎麼知道?』
心虛的瞄他一眼,想到我桌前行事曆上12月22日正好有個紅圈圈起,旁邊還大大的註明”3 PM,仁川機場,接我的天天”

哦…我真是個傻瓜…

『妳明天下午三點是要去接機沒錯,但不是接你的天天,是接我兒子』
我看見他扯了扯嘴角,一臉奸詐的笑容,在我桌面放上一疊文件,轉身就想走。

不滿的情緒順間爆發。
『喂,老大…你公器私用』
努努嘴,盛氣凌人看著他,用眼神提醒面前的男人。
看清楚,我也不是個好欺負的角色。

『誰說我公器私用來者?他是我兒子沒錯,不過…以後就是你們的新老大了』
新老大?怎麼會?

『對了!我兒子身高一米八左右,長相斯文,老是戴頂帽子。
還有,我跟他說有位恰北北小姐會在機場大門出口右邊等他,記得喔,大門出口右手邊,BYE』
朝我揮揮手後,只見他急著跑進他的辦公室,正覺得納悶時…

哎呀!不是吧…大門出口右手邊,臭老大,這種天氣你要我在機場外等人,存心想凍死我。


不爽歸不爽,還是得認命,我像個呆頭鵝似的,乖乖站在大門出口右邊等候那位”大爺”的出現。
昨天老大走後,我翻了翻那疊文件,發現只是新CASE的相關資料,根本連他兒子的半張照片都沒有,連手機號碼也沒有,怎麼找?

真是冷死我了,雙手環抱著身體直盯機場大門,兩腳不停的踏步,好像這樣就會比較暖和,眼睛也不敢眨,深怕漏看了誰。
盯沒多久時間,只見一群人在門口推擠,不斷地傳出尖叫聲,場面混亂又危險,不知情的人還以為發生兇案。但我忍不住笑了,想想,當年的我不也是這樣?

『年輕真好呀~』呼了一口氣,眼前白煙梟梟,好像在感嘆時光飛逝,又更像在嘲笑歲月不饒人。

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今天他戴了頂紅色毛帽…襯得他的膚色顯得更加白皙,今天他很乖,有穿好衣服,老是看他為了想要更帥氣點,就少穿一件或少扣幾顆扣子,他不疼,我可是看著心疼。
看著他一連串的動作,被歌迷包圍、上車、坐定、拉拉衣領、整整帽子,不由得出神…

身高一米八,長相斯文,老是戴頂帽子…
不就是我的天天嗎?
不如直接把他帶回事務所了吧!
不過…
老大肯定會把我給剁成人肉叉燒包…

『Hello,我是徐浩天,妳是恰北北小姐嗎?』
高大身影擋住我的視線,讓我不得不把焦距拉回,放到眼前這高大身影,一回神只聽到恰北北三個字。

『什麼恰北北,你懂不懂禮貌啊?跟你爸一個樣!』

『這…Sorry,我真的以為你姓恰,如果有冒犯的地方,請多見諒』
仔細一看,這男人的確長的斯文秀氣,一臉誠懇樣,我倒也不是小家子氣的人,也就往臉上堆滿笑容。

『我是張瀞予,很高興認識你』
提起他的行李往後座放。

『走吧!我帶你回事務所』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上車後,順手整了整身上被扯亂的衣服,抬起頭發現前方不遠處一抹紅,瞇了瞇眼,想透過擋風玻璃看清楚那抹刺眼的紅是怎麼回事,發現是個女人。

…白色的大衣,白色的褲子,白色的鞋子,白毛的毛帽,一身全白…
要不是那抹刺眼的紅,我還真以為她跟這銀白世界是一體的。

刺眼而耀眼的紅色圍巾,正大咧咧的圍在她的脖子上,把她的肩膀上的白遮去了一半,也順道把她的面孔也遮去一半。
被圍巾遮住一半的鼻子,被毛帽擋住一半的額頭,被飄著細雪的寒風刺的睜不開的雙眼,一件被冷風吹起的白色長大衣,看起來是那麼的虛無,好像一眨眼就會消失。

正當我想仔細看看她的臉時,那刺眼卻又耀眼的紅色,被擋去了。

『有天吶,怎麼了?』
肩膀突來的重量,是允浩哥的手。

『哥,沒事,只是想些事情』
擺了擺手,露出一貫式的微笑。

『沒事就好,看你在發呆覺得奇怪』
肩膀上的重量減輕,看著允浩哥坐回位子上,換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靠著椅背。

『我知道,我知道有天哥在想什麼!』

『啊?』
同時間四個人回過頭去看向聲音的來源處,期待著他接下來的話。

『有天哥…在想…』
那人曖昧的朝我拋一個媚眼,讓我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他用手圍成一個圈,放在嘴巴前,低沉又帶有磁性的聲音輕輕地說著。
『有天哥…在想…女人!』

『…沈昌珉,你找死』
四個抱枕飛了過去,同時落在那擁一雙無辜大眼的人身上,我則是心虛的大喊

『吃你的小熊餅乾吧!』



-To be continued-




Summer說:
今天突然很想要寫些什麼…
然後這篇FIC很意外的就誕生了!
雖然之前寫了好幾部,卻都沒有勇氣PO上來 XD
請大家多多支持與鼓勵阿!
哈哈哈,也請批評與指教!愛你們唷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